人生如戲

「把整個生命看成是一則神話故事。生命本來就是如此,然而一旦你如此看待它,就不會再不開心了。你不開心是因為你太嚴肅了。用七天的時間試試看,在這七天當中只要記得一件事:這整個世界就像是一齣戲。那麼你將變得不一樣。只要七天!你不會有任何損失的,因為你沒什麼可損失的。 
「試試看。七天中,把每一件事當成一齣戲、一場秀。 
「這七天將會使你瞥見到你的佛性、瞥見到你內心的純淨。一旦有了如此的瞥見,你就不再像以前一樣了。你將會很快樂,你無法想像那是什麼程度的快樂,因為你從來都不知道有關快樂的事。你只知道各種不快樂的級數:有時比較不開心,有時沒那麼不開心,當你沒那麼不開心時你稱它快樂。 
「你不知道什麼是快樂,因為你無從而知。當你把這個世界看得那麼嚴肅時,你如何知道快樂是什麼。快樂只會在你以輕鬆遊戲的態度看待這個世界時才會發生。
「所以,試試看,用過節慶的方式做每一件事,慶祝,「演」一齣戲。如果你是某人的先生,那就演先生的角色,如果你是太太,那就演太太的角色。就像玩遊戲一樣。當然,這有規則,任何遊戲都有其遊戲規則。結婚是法規,離婚也是法規,但是不要把它們看得太嚴肅。它們只是規則,一個規定招致另一個規定。離婚不好;因為結婚也不好:一個規定招致另一個規定!所以不要太嚴肅對待,然後看看立刻,生活品質是如何的改變了。 

找到自己的聲音

「如果你能依自己的意願,依自己的直覺選擇… 
小孩的﹝心靈之聲﹞是很強的,但隨著成長的過程他慢慢地變弱了,而父母、老師、社會以及牧師的聲音卻越來越大聲。現在,如果要找回自己的聲音,你必須穿越這夥人的雜音。 
「直接往內看:這是誰的聲音?有時是你爸爸的聲音,有時是媽媽、爺爺或老師的聲音,這些聲音都不一樣。不過就有一種聲音你不是那麼容易找得到 ─ 自己的聲音。它一直以來總是被蓋在底下。人們總告訴你說:聽年長者的話,聽牧師,老師的話。從來沒有人告訴你:聽自己的話。 
「你自己的聲音是如此沉默微弱,而這群人的聲音卻蒙蓋在你之上,幾乎不可能找到你自己的聲音。首先,你必須先擺脫所有的雜音,回到寧靜,和平、沉靜與清澈的品質。唯有如此它才會出現,而且你會很驚訝你竟然也有自己的聲音。它像是潛流般,一直藏在那裡。 
「除非你找到了自己本然的意願,否則你的生命將會是一連串的悲劇-從生到死。只有那些依自己的意願生活,不服從任何其他人試圖將他們的思想觀念加在他身上的人,才能活在喜悅與祝福之中。總之,這些觀念或許有價值,但是對你沒有用處,因為那些都不是你的。唯一珍貴的是從你內在昇起的、從你內在擴散出來的、從你內在展開來的。 
步驟一:請問,誰在說話? 

覺知與放鬆

步驟一:日常觀照 

開始覺知每天的例行工作,當你做著這些例行工作時保持放鬆。

 

 

 

緊張是不需要的。你需要神經緊繃的擦地板或煮飯嗎?生命中沒有任何一個時刻要求你上緊發條,只因為你的不覺知與沒耐性使你緊張

 

 

我經驗過所有可能的生活方式,與各種類型的人們相處過,可是我就是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如此緊繃?看起來好像緊張與外在無關而與內在的你有關。只因為沒有理由的緊張感覺起來很愚蠢所以外在的你總得找個藉口合理化,解釋你的緊張。

但是緊張並非來自外在,而是來自你錯誤的生命方式。

步驟二:接受你自己 

你一直生活在競爭、比較中,也因此而創造出緊張。你不是想著過去就是想著未來卻錯過了這唯一真實的當下,緊繃因此而生。

 

你只需找到自己的天賦。存在絕不可能沒有賦予任何個人屬於自己獨特的禮物,你只是需要一點尋找...。不論你有何特質,有何才能盡全力的使用它們,如此一來捲入緊張的能量將會開始蛻變成你的優雅、美麗。

步驟三:成為愛的藝術家 

旅行者的靜心

何時做:任何時候只要你有時間。不需要固定的時間,只要是空閒時間。在浴室裡,你可以只是花10分鐘的時間,就坐在淋浴器下靜心。早晨或下午,當你有4-5分鐘的休息時間,只要5分鐘的靜心,你將會發現它會源源不斷的滋養你。

 

做多久:幾分鐘的時間。

 

步驟一:放鬆呼吸 放鬆呼吸系統,就這樣沒別的了,你也不需要放鬆整個身體。坐在火車上、飛機上或車子裡,沒有人會注意到你在做什麼。只是放鬆你的呼吸系統,讓它自然地依當時的韻律運轉。

 

步驟二:看著呼吸 然後閉上眼睛,看著呼吸一進一出,一進一出…。完全的放鬆下來,只是看著呼吸。在這個觀看中,每一樣東西都被包含在裡面:車子的喇叭聲;很好!接受它。車子經過;沒問題,生活的一部份。坐在你旁邊的旅客正在打鼾;接受它。不需要拒絕任何一件事。不要窄化你的意識。

 

 

 

專注窄化了你的意識使你變得單一導向,結果弄得每一件事就都成了競爭。你跟每一樣東西對抗鬥爭,因為你害怕失去那個唯一的點。你心煩意亂,而那就成了一種打擾。

 

 

空檔

我發現很難每天既工作且靜心,如果工作一段時間,然後再花些時間靜心就比較容易了。
「那是因為你不了解頭腦結構。事實上,人必須不斷的改變,因為頭腦是由許多不同的中心組成的。例如:當你正在做數學時,頭腦某個特定的中心會開始運作,而其他的中心則休息著。當你開始讀詩時:運作數學的中心休息下來而由別的部分取代其運作。那就是為什麼在大學或學校中每40至45分鐘會改變課程科目,因為頭腦的每一個中心運作的能力為40分鐘,之後它會覺得疲倦,需要休息。而最好的休息方法就是改變工作,讓其他的部分開始運作,已運作的部分休息。所以不斷的改變是非常好的;那會使你更豐富。
 
我了解你的困難:一但你做著某件事,就被頭腦纏住了,接下來你便狂熱於其中。但是那很不好;人不應該如此著魔。工作的時候,全神灌注,但總是保持成為自己的主人,否則你會變成奴隸,那很不好。即使成為靜心的奴隸也不好。如果你不能停止做某一事或很不情願的停止它,很顯然的你不知道如何對你的頭腦換檔。
 
「所以…
任何時候當你正做著某事…譬如說:你正在靜心,現在你要去做其他的事。
「停止靜心之後,5分鐘的時間,儘可能深深地吐氣。然後讓身體自己吸氣。感覺自己正從頭腦、身體以及整個系統丟出每一樣東西。持續這樣做5分鐘,然後開始做別的事,馬上你就會覺得有所改變。

喜悅的保護網

步驟一:準備 “前七天,第一步驟:躺在床上或坐著,關燈,待在黑暗之中。
步驟二:讓記憶帶引你回到美好的時光 “回到過去曾經經歷的美好時光。任何美好的時刻都可以,選一個最好的時光。那或許是很平凡的時刻…因為有時候不平凡的事總是來自平凡的動機。 
“那個時候,你或許只是靜靜的坐著,什麼事也沒做,外面正下著雨,雨水打在屋簷上…這個味道、這個聲音…你被這一切圍繞著,然後突然間某樣東西使你豁然開朗,你進入了一個神聖的片刻。或者某一天走在路上,突然間陽光從樹縫中灑在你身上…猛然醒悟!某個東西在你內在被打開了。就在這個片刻,你進入另一個喜悅的世界。 
選擇一個你最美好的記憶,繼續七天。閉上眼睛,重回舊時光。進入細節。雨正下在屋簷上…滴滴答答聲…空氣瀰漫的味道…非常仔細的重現這個片刻…鳥兒正在歌唱著或狗正在吠…餐具掉下來了;它的聲音… 
盡可能的從多層面進入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晚上你都會發現自己進入更完整的細節。有些甚至是當時沒有注意到的細節,但是你的頭腦已經紀錄下來了。無論你當時錯失某些細節與否,頭腦總持續記錄著。 
你或許會覺得不確定曾有過此經驗,但是當意識焦距在那個片刻,那個片刻會再度出現。你會開始發現新的事情。你會立刻認出那些被你錯過的片刻。頭腦記錄了所有的事。頭腦是個很可靠的僕人,非常能幹。 

就是說「是」

“你不能以拒絕的態度生活,那些以拒絕的態度過日子的人,只會不斷的錯失生命。沒有人能住在「不」裡,因為「不」是不存在的。它就像黑暗一樣。黑暗本身並不存在,它只是光的缺席。那就是為什麼你無法直接對黑暗本身做任何事;你無法將黑暗推出門外,無法將它丟給鄰居,你也無法把更多的黑暗帶入房裡。你無法直接對黑暗做任何事。如果你要在黑暗中做些什麼,把燈熄掉;如果你不要黑暗,把燈打開。所有的事你只能對光做。

 

“正好相同的,「是」代表著光,「不」代表著黑暗。如果你真正想在生活上做些什麼,你必須學習正向之道。而「是」是如此的美妙,光只是說它就能讓你感覺如此的放鬆。讓它成為你生活模式的核心:對樹木說是,對鳥兒、對人們說是,你將會很驚訝,生命變成一項祝福。生活變成一場偉大的探險。”

Zorba the Buddha

 

 

 

方法:

 

何時做: 每天晚上睡覺前至少10分鐘;次日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至少3分鐘,以及一天當中任何時候覺得負面情緒時,坐在床上練習。

 

幽思

如果你想要擁有一個更心滿意足的人生,首先你會想要知道自己的潛能,知道真正的自己。而靜心 是通往「知」的道路,靜心是「覺知」這門科學最根本的方法。

 

覺知,這門內在科學的美在於它允許人們能夠獨自進行這項內在的探索與實驗,不需要依賴任何外在的權威,不需要加入任何組織、履行任何義務或接受任何教條。一旦你瞭解了靜心的方法,你就能夠按照自己的步伐前進,走你自己的路。 

 

有史以來,許多靜心的方法都要求人們保持靜止,安靜的坐著。但對身體-頭腦都已經累積了相當壓力的現代人而言,只是靜靜的坐著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能夠回到內在、深入意識之前,我們需要透過一些方法有效率的放掉身體-頭腦上的緊繃與張力。而OSHO動能靜心 正是透過奧修當時科學化設計的靜心方法,使我們有意識地經驗並釋放掉長久以來被壓抑的感受與情緒,逐漸掌握住觀照、覺知的竅門,而以一種新的方法觀照自己的慣性模式。

 

不過,靜心到底是什麼?

又要如何開始呢?

為什麼要做動態式靜心?

現代人是一種非常新的現象,沒有任何一種傳統的方法可以完全適合現代人,因為現代人從來不曾存在過。所以,某程度說起來,所有傳統的方法都是落伍的。 

例如身體就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現代身體受到太多的藥物侵害,以致於沒有任何一種傳統的方法能夠有所幫助。現在這整個世界的環境變得非常人工化:空氣、水、社會、生活狀況沒有什麼是自然的,你誕生在人工的環境裡,你成長在人工的環境裡。所以傳統的方法在今日變成是有害的,它們必須根據現代的情境而有所修正。 

另外一件事情是人們頭腦的狀態也改變了,在派坦佳立的時代(瑜珈最著名的教導者),人類性格的重心不在頭腦,而在心。而在那之前,性格重心甚至不在心,而在身體更下方靠近肚臍的部位。重心與肚臍的距離越來越遠,到了現在,重心變成在大腦。這就是為什麼會有克里需那穆提式的教導出現,不需要任何方法,不需要任何技巧;只需要瞭解。但那只是一種口語式的瞭解、智性上的瞭解,不會有什麼改變,不會有什麼蛻變,那只是一種知識上的累積。 

OSHO DYNAMIC MEDITATION

這個靜心是一種快速、強烈而徹底的方法,用來打破在身體頭腦裡那些讓人監禁在過去的老舊而根深蒂固的模式,並且經驗隱藏在這些牢牆背後的自由、觀照、寧靜和平和。
這個靜心的最佳進行時段是在清晨,那個時段就如奧修所形容的:「整個自然界變得活生生,夜晚已過去,太陽正升起,萬物變得清醒而警覺。」

「在靜心過程中無論你在做什麼,你必須持續保持警覺、清醒、覺知。第一階段是呼吸;第二階段是清理;第三階段是咒語:護!」
「保持是一個觀照者。不要迷失了。很容易便會迷失。你在呼吸的當時你可能會忘記;你可能完全融入在呼吸當中以致於你可能忘記觀照。那麼你就錯失了要點。盡可能快而深地呼吸,把你整個能量投注在呼吸上,但仍舊保持是一個觀照者。就好像你是一個旁觀者觀察正在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整件事正發生在別人身上一樣,就好像整件事正發生在身體上,而意識就只是聚集在中心觀看著。這個觀照者在所有這三個階段中都必須被帶著。而當一切停止時,在第四階段你變成完全被動、靜止不動,那麼警覺會到達它的最高點。」
奧修

指導語:

這個靜心全程一小時,有五個階段。全程保持眼睛閉著,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使用眼罩。它可以單獨進行,如果與其他人一起進行會更強而有力。

第一階段:10分鐘

Subscribe to 奥修 RSS